文化企业发展的市场逻辑

作者:管理员 来源:湖南招聘网 日期:2016-09-07 浏览

  我国改革开放近四十年以来,已经探索出了“政府引导市场,市场引导企业”的市场逻辑。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对于发挥市场在配置经济资源方面的基础性作用,释放市场主体的内生活力,显示出了实效。相对于经济领域的改革,我国文化体制改革比较迟滞,文化市场体系不完善,大批脱胎于文化事业单位的文化企业市场思维、市场适应能力及竞争力都有欠缺。依照已经取得成效的经济领域改革所探索出的市场逻辑,作为市场主体的文化企业才会提升自身的发展能力。

 

  一、市场对资源配置的基础性作用

  我国当前文化产业发展主要依靠自上而下的政府力量推动,但我国文化体制改革奉行的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的“二分法”导致资源配置的不均衡,制约了市场作用的发挥。公益性文化事业单位在资金、用人、税收、产品生产和推广等方面可以享受政府给予政策或行政性的保护,而经营性文化企业就必须依靠自身能力去争取资源并解决遇到的一切问题。同样是文化企业,“转企改制”而来的或具有国企背景的就可以获得诸多政策扶持和优惠,而其它产权形式的文化企业就不能获得同等的机会。文化部对300家民营文化企业的专题调研结果显示,超过80%的企业主要依赖自身积累,融资方式极为单一。资源配置失当的结果是资源使用和产出的效率低下,文化事业单位和体制内的文化企业占用了大量资源却不能从根本上完善文化市场供求关系。有学者认为“文化有其特殊性,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不适合文化领域”。但坚持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性作用,并非否认文化的自身规律,而是以文化和市场逻辑有机契合为出发点,排除那些阻碍文化供给者自主经营、公平竞争,文化需求者自由选择、自主消费,资源要素优化配置的因素。文化企业发展需要依托一种利益和谐、竞争适度、收益共享的资源配置状态和利益关系体系。这既是文化市场有效运行的表现,也是维持文化市场有效运行的前提条件,更是文化企业拥有持续发展能力的保障。

 

  二、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

  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体现为:市场进出、资源获取、税费政策、法律环境的公正平等。我国长期以来的企业发展思路大都是以“培育大型文化企业集团”为主,期望通过规模效应来获取利润,但如何满足文化消费的多样化需求是文化市场供给无法回避的问题,也是建立公平竞争市场秩序的前提。在完全竞争市场上,不同企业产品的市场多样化供给是产业繁荣的前提;在完全垄断市场中,垄断厂商就代表一个产业,靠垄断厂商来实现产品的多样化供给,这显然不符合产业发展逻辑。如果市场占有率的提高建立于不经济的规模之上,市场势力的强化会产生负效应。大型企业经营决策的主要目的是通过取得市场的控制权来攫取高额回报,创新活动大都为此而服务,一旦形成市场垄断态势,企业的创新意愿就会弱化。一定程度的市场竞争会增加来自创新的额外利润,有利于企业创新。文化企业生产经营的产品和服务是为了满足文化消费需求,文化消费需求具有动态变化特征,因此创新是文化企业发展不可或取的内生动力,如果丧失这一动力,对企业和产业发展都会造成负面影响。从实践中可以发现,在高度竞争的市场条件下,创新的价值才会充分显现。规模较小的文化企业由于机制灵活、应变能力强,其创新活动相比大企业更加活跃、效率更高。至2013年末,我国共有小微文化企业77.3万个,占全部文化企业的98.5%;小微文化企业的从业人员979.9万人,占全部文化企业的63.3%;小微文化企业平均每亿资产吸纳从业人员196人,远高于大中型文化企业125人的平均水平。但是,小微文化企业实现的营业收入为38306.8亿元,仅占文化企业营业收入的45.7%;小微文化企业平均营业收入为495.3万元,低于全国文化企业1066万元的平均水平,远低于大中型文化企业37328.8万元的平均水平。我国2014年发布《关于支持小微文化企业发展的意见》,将文化产业优惠政策延伸到了小微文化企业和个体从业者,但是融资和税负方面的扶持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大型文化企业集团在市场上挤压其他市场主体生存空间的状况。对文化企业来说,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意味着在资源获取、资金筹措、劳动力招募、盈利与风险等生产经营活动的各个方面都享有同等的机会。以公平与效率并重为价值取向,为不同类型与规模的文化企业发展创造公平竞争的机会,创造良好的环境以维护文化发展利益相关各方的基本权益,保障市场秩序运行的公平并富有效率,才会激发文化企业的内生性动力。

 

  三、健康的文化消费市场

  文化产品大多数属于准公共品,其消费过程存在显著的外部性,影响消费者个人价值观和社会价值体系,进而影响消费者的行为导向和文化消费市场健康发展。随着我国人均收入水平和生活质量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注重生活品质,文化消费支出的比例逐步加大。截至2015年9月2日,我国电影票房总收入突破297亿元,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的296.39亿元。但对票房做出主要贡献是两部超过20亿元,三部超过10亿元和11部票房在5亿元至10亿元之间的电影,这16部电影几乎贡献了票房总收入的2/3,许多电影在经历“影院一日游”后就销声匿迹。据统计,我国每年生产的电影产品仅有30%左右能够在影院公映。电影消费市场的数据反映出,目前我国部分文化供给不能有效满足文化需求,文化消费市场依然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从消费结构看,文化消费主要分为基本文化消费、发展型文化消费和享受型文化消费。文化消费结构变动的规律应该是从基本消费到发展型消费再到享受娱乐消费递进发展的高级化。目前我国的文化消费结构状况是娱乐、享受型消费比重过大,而基本文化消费和发展型文化消费不足,尤其是智力型、教育型、发展型的文化消费比重偏低,出现大众文化消费的低俗化的现象。消费结构反映的是消费者的价值取向,同时也反映出文化企业对文化产品价值属性的认识是否到位。一些文化产品制造商为迎合大众口味而推出的媚俗的文化产品,对消费者产生了极大的不良诱导作用。格调低下的影视剧、娱乐至死的各类选秀节目、低级趣味的访谈,乡村中庸俗、迷信、低级趣味的各类演出,满足的是受众的感观刺激和肤浅的愉悦,这不利于文化消费市场的健康发展,也抑制了文化企业可持续发展。文化消费需要通过高质量的创意融入文化产品来激活人们的消费潜能,满足消费者高层次的情感体验和精神体验。文化企业发展的重心在于文化产品生产和创新,以满足文化消费市场健康发展的需要。

 

  文化企业与文化消费市场相生相伴,文化企业发展应该遵循市场逻辑。在市场经济体制中,企业实践活动实质上是资源要素的市场化配置过程,建立公平竞争的市场机制,让市场力量自由发挥作用,企业自身才会产生更高的效率,这也是决定市场结构和市场绩效的基本因素,[1]而文化消费市场的繁荣需要由专长各异、技能互补、类型多样的文化企业分工协作,形成具有集聚效应的产业群体来共同完成。